年味年末味道之疙瘩汤青新小茼蒿,

点击上方蓝字,订阅精彩图文!

我家的味道

随着日子的变长,年龄渐渐增长,不知不觉中有了许多需要独自担当的心思和苦恼。

独处的时候,思绪怅惘,天气的或晴或雨,总会突然地牵起吃一顿家常饭的想法,然后又常常从食物回忆起许多人和许多往事,就这么简单地舒解了剪不断的惆怅。

我家的餐桌上,有熟悉的手艺,也有丰盛的味道;有笑不完的乐事,也有道不完的家长;有吃饭定要凑齐四个菜的小规矩,也有好菜总要配一杯好酒的小道理……

我家的餐桌上,有我家的味道,也盛满了我们仨的故事和时光。

疙瘩汤

青新小茼蒿,香浓小面汤

乍暖还寒的初春,一场小雨打湿了窗棂,韭菜新鲜的嫩芽争先恐后钻出泥土,看着绿油油的地头,便捉摸着又该做一碗韭菜疙瘩汤了。把香菇、豆角、土豆切成小丁,在热锅中倒一点香浓的花生油稍一翻炒,然后倒入清水煮沸,待汤底变浓,再倒入细碎的面疙瘩,等汤再次沸腾,撒上一把鲜嫩的碎韭菜,稍调咸淡即可出锅。汤底有深度,面团有口感,再加上韭菜的鲜香,似乎可以把整个春天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寒冬时节更是喝疙瘩汤的好时候。冬天日短寒气重,北方人惯于吃点味道厚重的汤羹,而与惯常所吃的菜品相比,疙瘩汤不仅营养、味道毫不见短,更有简单、省时的长处。自己爱吃的材料可以任意搭配,喜欢浓的煮点高汤做底,喜欢清淡的用清汤加点新鲜蔬菜就很美味。热汤可以暖胃,各种蔬菜禽蛋做辅料可以提供全面的营养,带汤的面疙瘩更容易消化,不需要多高超的手艺,不用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这样的亲切可爱或许就是疙瘩汤广受北方人民喜爱的原因吧。

作为一个典型的喜爱面食的北方人,疙瘩汤同样是我的最爱。

姥姥家的冬天

到处是温馨的味道

依稀记得小时候,大约四五岁的样子,哈着寒气的冬天里,我去乡下的姥姥家住了一段时间。窗玻璃上结着冰花,屋檐下挂着冰凌,地上铺着白霜,清晨的天井里氤氲着姥姥做饭的白气,那种似乎在乡下才有的淳朴和安详种在我记忆深处,无论走过几夕几载,总能成为心底的安慰。

姥姥是家里当之无愧的料理高手,“身经百战”的她在何种材料面前都面不改色,“所向披靡”,常常一碗手擀面上来就把我们吃的四面朝天,肚子滚圆。

但这么多年过后,回想起住在姥姥家那段自由自在的时光,最难以忘怀的却是显少下厨的姥爷给我做的疙瘩汤。

那时候我才四岁,表弟刚出生,姥姥去舅舅家照看弟弟,便只剩了我和姥爷在家。没有暖气、四下严寒、单靠烧柴火取暖的乡下的深冬,那段时光在我只有四岁的脑海里印下的记忆并不艰苦,却只有意料之外的三件单纯而快乐的小事:种树、卖牛和喝疙瘩汤。

姥爷是个实干家,能文能武,当过教师、村支书,也铺下身子做过农民,对小时候的我来说,姥爷是孙悟空,是百科全书,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姥爷当然也是位慈祥的家长,愿意陪着我玩小女孩喜欢的过家家,也愿意陪着弟弟玩男孩子们喜欢的“枪战”游戏。

记忆里,天气晴朗的一天,姥爷带着我在院子里栽下一棵树,他挖一个大坑,把树苗放进去让我扶着,然后用铲子填土,到最后一铲土的时候把工具递给我,告诉我这最后的一铲土是谁填的,这棵树就算是谁种的;天气晴朗的另一天,姥爷和我终于成功地把拴在门外的大黄牛卖掉了,我喂过它吃草,还摸过它,但那时卖掉它并没有让我很伤心,或许大黄牛对我来说太大了,让我有点害怕。

最后,天气晴朗也好,天气不好也罢,尽情玩耍的一天的尽头,在艳艳夕阳和我的满怀期待中,姥爷总能做出一碗美味的疙瘩汤来满足我小小的胃口和肚子里的馋虫。

姥姥掌勺的日子里,记忆中我并不常吃得到疙瘩汤,或许对姥姥大厨来说疙瘩汤太简单,不能展示出她高强的“武功”。但姥爷却更加“亲民”,做饭之前都会征求我的意见,而我每次都不出意料的要求疙瘩汤,于是便给我留下了一段每天都能享用美味疙瘩汤的幸福记忆。

姥爷牌疙瘩汤中最让我难忘怀的当属土豆肉丁疙瘩汤。农村的锅大得好像能把我盛下,风箱一拉一推,灶台里火苗顿时旺起来,锅里的水划着圆圈渐渐干掉,便倒下姥姥亲自磨得花生油,待油热起来了,再倒入切好的小肉丁、土豆和一点酱油调味,稍一翻炒,加入半锅清水煮沸,然后把备好的小面疙瘩沿着锅边倒进沸水里,轻轻搅拌,香气便渐渐溢起来。看到姥爷去厨里把碗拿出来,我便知道期待万分的疙瘩汤就要出锅了。至今还能记得自己兴奋地一路绕着去锅边盛疙瘩汤的姥爷蹦蹦哒哒的样子,那份激动到现在依然栩栩如生,令我心跳不已。

农村的土锅

从小到大吃了这么多的疙瘩汤,但想想最喜欢的还是爸爸做的茼蒿肉丝疙瘩汤。爸爸也是我家的做饭高手,尤其擅长做些清而不腻的汤,而茼蒿鲜嫩的绿色以及融合了“蒿之清气、菊之甘香”的清新味道,对喜欢汤水喜好清淡的我家三口来说都是恰到好处、可爱之极的。锅入少油,把肥瘦相间的肉丝稍一翻炒,便倒入清水煮开。

等水的间隙,舀出半碗面粉,用极细小的水柱一边打湿面粉一边快速搅拌,一个个细小的面疙瘩便魔法似的渐渐聚成,整齐地在碗里铺开。

锅里开始咕嘟咕嘟响了,便把准备好的面疙瘩倒入沸水,并不断搅动防止面疙瘩黏在一起,等水滚起来了,倒入切碎的小茼蒿,再加一点盐,便可以出锅了。

清浅的米白色汤底,玲珑的小面疙瘩,细小的肉丝,配上鲜嫩的小茼蒿,醉人眼目,清香四溢,又可以宽中理气、消食养胃,常常可以跟爸妈三个人就分掉一大汤碗。每每饱食一顿,吃个碗底朝天,擦擦嘴巴,摸摸肚子,三个人相视一笑,便知道又是一顿令大家都无比满意的饱餐,那时的幸福和满足真是无以言表。

据说很久以前,一位老妇人去看望已嫁他乡的女儿,中午临行匆忙,女儿便用面粉和各种蔬菜做了一碗不稠不稀的汤,令母亲赞不绝口。母亲向女儿问起这道菜,女儿便说是在婆婆家学会的,叫做“疙瘩汤”,从此流传下来,成为北方人民长久喜爱的家常菜。

一道简单的小面汤,带着一个暖人的小故事,承载着父慈子孝的小情怀,悄悄走进了成千上万北方人民的生活日常。临近年关,正是盛餐美宴享用不完的好时候,酒足饭饱的下一顿,不妨喝一碗清香养人的疙瘩汤,不仅色味俱佳,还有利于疏解消化,真是美妙至极,回味无穷,“不辞长作北方人”了。

来源:WorldTouring

编辑制作:胶州市新闻中心新媒体团队

我爱金胶州

zhou

从此爱上胶州...

长按







































儿童患白癜风的原因
北京中科白巅疯医院


转载请注明:http://www.51651851668.com/thcc/10355.html

网站简介|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版权申明

当前时间: